接受完為期2個月的新兵集訓後終於可以回家了,記得當時個性還蠻叛逆的,從小到大從未離開父母身邊這麼久,想利用這個時候證明已經是大人了,入伍前信誓旦旦要家人不用來會客,不過父母總是不放心在第一個星期還是來了,還帶來了最喜歡的蚵仔麵線、起司麵包及肉粽等當兵前在家附近最喜歡吃的食物,吃的不亦樂乎,因為當時連上的伙食不是很好而且量也不太夠,不知是運動量大還是另有原因,等到會客時間到時看著雙親離去的背影,心頭一酸然後眼眶濕潤,眼淚差點奪框而出,應該是第一次離家這麼久還在不太熟悉的環境下乍見親人的結果吧,不過熟悉環境及生活作息之後,再來的會客就沒有這情形發生了。到了晚上不免俗的來個收心操,還好晚餐沒吃不然就可能吐出來了。


        結訓放假回家以前唸書時的死黨笨才、那魯灣、塗仔、了錢、豬肚、大師兄等一干人中,豬肚是空軍的3年兵在桃園,塗仔是陸軍在六張犁應該算是通信的吧,整天在外頭架纜線,其餘都考進二專就讀,一個都沒找到,就在家過著每天睡醒了就吃,吃飽了就看電視、錄影帶,這樣的生活讓我又回到入伍前的生活,但這樣得時光似乎過的特別快,一下子6天過去了,整理好背包準備回營了,這次回去就要抽籤決定未來1年10個月的未來了。


       應該是回營的隔天抽籤吧,在大禮堂擺了幾個白板還是黑板,上面有幾個部隊的郵遞區號,記得班長告訴我們上面有金門的、馬祖的有其他各地方的部隊,印象較深刻的是有一支是蓋佳山計畫的簽。當天謹記塗仔來信的建議抽籤前上廁所不要洗手,輪到我抽時一手伸進簽箱非常果決的拿起一支簽(因為我從早上盥洗後就沒在洗手了),報了號碼回到座位後詢問班長是哪哩,班長的回答令我有點沮喪,為什麼是“有點”呢?班長說“好像”是金門,他也不太確定,抽完簽就回寢室整理各自的背包了,晚上也準時就寢了,記得天好像還沒亮呢,跟我抽到同一支簽的都被叫起床了,整理好東西後被帶到火車站,現在確定是金門了,列車往南駛往高雄往壽山前進,準備前往前線---金門


       在壽山呆了大約一個禮拜吧,其中雙親還南下會客一次,這次換母親流淚了因為這次是“出國”,而且去的地方在當時是個封閉且神秘的地區,只能靠書信來往通訊息,這時的心中也是忐忑不安而且還要安慰哭紅雙眼的母親,一連串的叮嚀是免不了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無線電話務兵 的頭像
無線電話務兵

127師379旅旅部連

無線電話務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