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長帶我們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,回連上前先帶我們在小徑吃晚餐,記得是吃了碗麵,然後就跟著學長回去。晚上的金門一片漆黑連個路燈也沒有,只好小心翼翼的緊跟在學長後面,學長也不斷叮嚀著路不好走要小心跟緊了,只見學長拿出打火機一下一下的打著,趁著打火石剎那間火光照著路面慢慢的走著,學長也不時說要這裡要踏那邊、那裡要踏這邊,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到了連上,學長把我們交給值星官謝排(志願役軍官是連上通信排長,連上有搜索排跟通信排),跟我同一天生日往後的日子對我很好,所以就將我編入通信排,日後還把我調到電台。


        本來想說應該是所謂的「下部隊」了吧,沒錯,不過還需要經過「新兵銜接訓練」就是所謂「新兵隊」後才正式歸建原部隊。所以剛到沒幾天就又出門了,這時看到剛來時走的山路不禁倒抽一口氣,那是一個類似山谷的地形,一條羊腸小徑婉延而上,一邊是靠著花崗石岩一邊是數公尺深的落差,居然只用打火機就上去了,難怪學長走的那麼慢還不時交代要小心,否則跌下去的話可不得了。所謂新兵隊就是把全師的新兵集中再訓練一次,我們這梯的新兵隊住過2個地方,一開始好像是在380旅的旅部吧在雙乳山中山紀念林附近,因為前往教練場操課時常過中山紀念林,那裡的坑道是在地面下以磚塊和水泥建構的,時值盛夏天坑道裡籠罩著一層薄霧濕氣很重,棉被摸起來都感覺濕濕的而且沒有辦法摺像中心一樣的豆乾,像豆腐一樣軟趴趴的無法定型,所以小兵我也在金門患了第一次的感冒,而且還過蠻久才痊癒。後來移到我連上的後坑道(連上分前後坑道,容後再敘),好像回到家的感覺。


        在新兵隊期間每天都是正常操課,但是有一同梯不知是何因素逃兵,在遍尋不著下通知師部發佈全師雷霆演習,小兵就跟著同梯和連上的學長一起在連上的防區(107高地)進行搜索,後來不知那位同梯的下落到底如何,這好像是我在金年餘惟一的一次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無線電話務兵 的頭像
無線電話務兵

127師379旅旅部連

無線電話務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ndy4042
  • YES!!!